对称轴

? ? 我在看,看一场人生的布局。我在等,等一个未知的结局。我在找,找一条心灵的对称轴。不再偏爱,不再偏懒,不再偏见。把爱平分,把心平摊,把暖平撒。

回家的路

? ? ? 似曾相识,却不曾相知。盼的最多,却走的最少。回家的那条小马路似乎也开始慢慢的把我来忘,忘了我曾经的天真,忘了我曾经的辛勤,更忘了我最初的模样。而我,也似乎忘记了它的喧闹,忘记了它的美好,更忘记了和它的约定。我曾很努力的尝试着去闭上眼和静下心,去投入自己所有的温度来狠狠地拥抱它 ,但心房的跳动再也不那么强烈,胸膛的温度也不再那么炽热。此时的我很害怕、很焦虑、很迷茫,我是不是已经背叛它,是不是已经丢弃了它。于是,我到处寻找一条路,一条和它完全对称的路,那里有着大家最初的温柔和模样。

回学校的路

? ? 似曾不识,却曾相知。盼的最少,却走的最多。回学校的那条小马路似乎已经和我拜了把子,大家成为了无所不知的好姐妹。它记住了我2016年的幼稚,2017年的坚持,2018年的勇敢,2019年的努力,2020年的独特。而我,也记住了它所有的宁静和所有的美好,一起听风数雨的日子,一起看东升西落的黄昏,这是大家最初的温柔,也是大家最终的模样。

来回山脉的对称轴

? ? ? 小时候,总喜欢和太阳公公赛跑。长大后,则喜欢看太阳公公怎么回家。喜欢黄昏时天边的那种炽热的红,更喜欢太阳公公用红色眼线笔在山姑娘的眼睛上勾画出的那一条条美丽眼线。它总是会让我想到了山的那边,也让我看到了山的这边。它把天空平均分,把山峦平均分,把风景平均分,更把阳光平均分。此时的我内心很平静,生活很坦然,一切都是这样的刚刚好,不多也不少,不重也不轻,不偏也不正。

第一条对称轴

第二条对称轴

? ? 两条小路成为了我人生的对称轴,上面留下了我所有的足迹和记忆,走一步是人生,退一步是精彩。两间教室成为了我成长的对称轴,里面放满了无数的坚持和努力,装载了无数的美好和幸福。而两届孩子则成为了我心灵的对称轴,平分了我所有的过去和未来,更平分了我所有的爱和希翼。